新闻网
三航英才
当前位置: 首 页 >> 三航英才 >> 正文
赵霞:我不愿被称“女强人”
发布时间:2014-04-02 09:58:35 作者:王丽 来源:宣传部 已浏览:

西工大新闻网4月2日电 (记者 王丽这个春天的西工大之行,赵霞说的最多的一句话是“感谢母校”。

3月20日下午,2014届硕士毕业典礼暨学位授予仪式正在举行。 在数千名年轻学弟学妹艳羡的注视下,中航工业集团601所副所长、歼-15常务副总设计师赵霞代表杰出校友发言。

赵霞结合自己的人生经历,与学弟学妹们分享了三大人生感悟:一要珍惜现在,志存高远;二要脚踏实地,勤奋敬业;三要持之以恒,不断学习。 她还深深地感谢母校西工大,祝福母校传承历史、继往开来、再创辉煌。

曾经的四年西工大学习经历让“三实一新”的校风,深深镌刻在了赵霞的骨子里。 她说,如果自己今天还算有一些成就,那么这些成就的取得是当年西工大的老师们言传身教的结果。

“在西工大我学到了知识,还学到了踏踏实实、掌握知识的本领,以及做人的原则和做人的基本要素。 ”

“西工大教给我踏实、务实、奉献的精神,任劳任怨、不计名利,耐得住诱惑的品格”。

从一位普通的大学毕业生,到一位著名的航空飞行器设计师,梳理30多年的人生历程,赵霞的勤奋、踏实、果敢,毕现无遗。

踏实学习立足601所

1982年夏天,即将从西北工业大学航空学院5系空气动力专业毕业的赵霞,面临着一个重大的人生抉择:毕业分配去四川成都,还是去东北沈阳。

“那时候我什么都不懂,只想着沈阳离家近一些,我是北方人,在沈阳容易适应一些,就选沈阳吧。 ”2014年3月20日上午,回想起32年前关系自己一生的抉择,老家山东青岛的赵霞说的轻描淡写,她没想到自己会在沈阳601所挥洒下人生最绚烂的华彩。

沈阳601所是新中国第一个飞机设计研究所,被外界誉为“中国歼击机设计研究的基地”和“航空英才的摇篮”。

然而,刚刚走出大学校园的赵霞还多少有些懵懂。 飞机怎么设计? 气动力特性是什么? 试验模拟准则有哪些? 仅靠大学所学的知识,她还无法适应工作需要。

所里的师傅们告诉赵霞:“在601所,那些设计报告、工程笔记本最值钱! ”

师傅是赵霞对所里老专家们的尊称。 她说,自己从一名大学生到一名专业飞机设计人员的成功转身,乃至今天所取得的成就,和当年师傅们给自己打下的坚实基础密不可分。

刚走出校门的赵霞非常珍惜师傅们的经验之谈。 带着在西工大四年学习所形成的踏实作风,她一头扎进报告堆里,日复一日,年复一年,把所里积攒的10多个大卷柜里的报告和资料统统查看了一遍。 从学生到设计员,此时的赵霞才算真正毕业。

风洞是气动布局设计的试验现场。 对于科研人员来说,风洞试验是非常辛苦的任务。 在风洞中,冬天要忍受湿冷,夏天要耐得住炎热,还必须忍受即使戴着耳机仍是震耳欲聋的实验环境。 为了能参与风洞试验,独立承担实验项目,赵霞说自己努力了十年时间,才有师傅愿意带着她走进试验场地。

“师傅愿意带着你去‘受罪’,说明他觉得你还能帮上忙。 ”赵霞用愉快的微笑回忆那段“受罪”的日子。 在风洞试验中,赵霞总是抓紧一切时间认真查对数据、绘制曲线。 “整天就在方格纸上点曲线,当时不知道为什么要干这些。 过了很多年以后,才知道为什么要这么点,纵坐标、横坐标都是什么意思,线条粗细又分别是什么意思,拐弯代表什么”。

赵霞:我不愿被称“女强人”-视窗-西北工业大学新闻网

新闻报道协调单

新闻热线

首 页

热点聚焦

工大要闻

校园动态

媒体工大

视频新闻

西工大报

新闻报道协调单

新闻热线

微博

三航英才

当前位置: 首 页 >> 三航英才 >> 正文

赵霞:我不愿被称“女强人”

发布时间:2014-04-02 09:58:35

作者:王丽

来源:宣传部

西工大新闻网4月2日电

王丽

3月20日下午,2014届硕士毕业典礼暨学位授予仪式正在举行。在数千名年轻学弟学妹艳羡的注视下,中航工业集团601所副所长、歼-15常务副总设计师赵霞代表杰出校友发言。

赵霞结合自己的人生经历,与学弟学妹们分享了三大人生感悟:一要珍惜现在,志存高远;二要脚踏实地,勤奋敬业;三要持之以恒,不断学习。她还深深地感谢母校西工大,祝福母校传承历史、继往开来、再创辉煌。

曾经的四年西工大学习经历让“三实一新”的校风,深深镌刻在了赵霞的骨子里。她说,如果自己今天还算有一些成就,那么这些成就的取得是当年西工大的老师们言传身教的结果。

“在西工大我学到了知识,还学到了踏踏实实、掌握知识的本领,以及做人的原则和做人的基本要素。”

“西工大教给我踏实、务实、奉献的精神,任劳任怨、不计名利,耐得住诱惑的品格”。
    从一位普通的大学毕业生,到一位著名的航空飞行器设计师,梳理30多年的人生历程,赵霞的勤奋、踏实、果敢,毕现无遗。
上个世纪80年代初,刚刚经历十年文革浩劫的国防科工系统,终于迎来了新型号任务。老同志们沉寂十多年的热情被重新点燃,他们很多人已届不惑之龄,却异常珍惜这得来不易的工作机会,完全不计生活环境的艰难,废寝忘食、夜以继日的搞科研。